老y文章管理系统默认广告,请到后台广告管理中修改

合欢花开

时间:2018/11/13 2:18:02

  核心提示:村里有个人叫黑伙头,黑伙头生下来出奇的黑,接生婆子第一眼看到他就嚷嚷开了:″咦!这孩子咋恁黒,简止就像一条黑伙头。'伙头是我们这一方人对黑魚的称谓,伙头本来就黑,再加上一个黑字,那就可想而知了。人生长...



  村里有个人叫黑伙头,黑伙头生下来出奇的黑,接生婆子第一眼看到他就嚷嚷开了:″咦!这孩子咋恁黒,简止就像一条黑伙头。"伙头是我们这一方人对黑魚的称谓,伙头本来就黑,再加上一个黑字,那就可想而知了。人生长相是由不得自已的,就因为黑伙头长得太黑,他爹谈起他的时候总是说:″娘的,我咋生这么个又黑又丑的孩子,长大后恐怕连个老婆也娶不上。"

  
  黑伙头从来到这个世界上睁开眼,他爹就这样说他,到五六岁时他耳朵就快磨出茧子来,黑伙头第一次学会给他爹顶嘴说:“我就要娶老婆,娶八个,娶一百个,这种现象也许是因为他爹总是贬低他,才造成了幼小心灵有了第一次反抗。黑伙头从懂事起就爱看同龄女孩,当有女孩从他面前走过,他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直到人消失了,他的目光还呆滞地望着。村里的老娘们见到他这种异常行为,说:“黑伙头这孩子长大一准是个水逛货(流氓)。”
  
  黑伙头到了上学的年龄,也没有和别的孩子不一样。论学习,论智力,论说话再正常不过了。他的性格骤然变化还是从上初中起,一进学校,他两眼就盯上了班里的一个叫二花的女生,两眼好象一辈子不打算离开一样,盯得二花心里发慌。二花就报告了老师,调皮男生就起了哄:″黑伙头二花啷得个啷!"俏皮的女生咬耳朵:″二花要嫁黑伙头有肉吃,黑伙头两片嘴唇能调两盘莱呢。黑伙头的眼皮肿囊囊是看二花累的,哈哈哈!"其实她们声音虽小,黑伙头也是听得到,因为黑伙头的座位就在她们后排。同学们有事没事就拿黑伙头开玩笑,女生们也斜着眼瞟他,捂着嘴笑他。说些不堪入耳的话。老师找他谈话,批评他不该看女生,行为不正当,属于下流。黑伙头顶撞老师:″那你每天都看女生是啥行为?"把老师气得找家长告状,他爹把他一顿苦打,话往狠里骂:″娘的,长得没人型,驴头驴脸的净干流氓事,丢人败德的东西,别上学了,拿书包滚回来!"黒伙头十三岁辍学务农,没有男伙伴一起玩,更没有女孩敢接近他。他心情好郁闷,他心里说不就是黑点丑点吗,他审视自己站在镜子面前,张嘴看看嘴里子就是黑的,两片又厚又大的嘴唇总也合不住,一张口满嘴黄牙,一双肿眼泡就象两个核桃瓢一样,衬托着一双小眼睛异常发亮,他越看自已越觉得自已长得寒颤。他骂自己,心里还敢装进二花。真是不要脸,看看人家二花啥长相,自己啥长相。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越想他越觉着自己丢人。照着自己狠抽两个大嘴巴。他爹进来见他抽自已嘴巴,问:″干啥呢?干啥呢?"黑伙头听到他爹猛不丁在身后吼,转身正和老爹打了个照面,心中紧张,有些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想二花……"他爹一听来了气,″想二花,想二花,没出息的东西,老婆子迷。"他爹气哼哼地走出屋去。其实黑伙头想说,他看二花并非是下作,只是看看罢了。这句话他爹没听下去,他只能对墙说了。黑伙头又想起二花,不就是我长得黑吗,不就是多看你一眼吗,干嘛非报告给老师不可。为什么王支书的儿子拉着你、拧你,按住你胳肢,你还贱笑。老子是长得黑点丑点,等老子将来有了钱还不要你呢!黑伙头有些愤愤不平。
  
  黒伙头长到十八九岁,身体健壮挺拔,只是长相依然的又黑又丑。他的性格极端的改变。他不再看任何女人,话越来越少,羞于见人。每天收工后一头钻进自已的住室内。室內黑咕隆咚的,窗户很小,母亲偏偏又在上面安了个鸡窝,把光线遮挡起来,这就是他一个人的世界。从此黒伙头上工干活慢慢腾腾,工间歇息的时候躲人群躲得远远的,坐在地上两腿拱着,头伏在两个膝盖上,俨如一条休眠的蛇。一边平辈的嫂子们见到他这个样子就挑逗他,冲他喊:″伙头过来!"黑伙头懒洋洋地抬起头来,见翠嫂向他招手。翠嫂笑得如一缕春风,他就走过去蹲在翠嫂身边。翠嫂一边纳着鞋底一边问:″伙头!今年多大啦?"翠嫂的声音就像泉水叮咚。伙头答“十九!″翠嫂拿眼盯着他说:″噢!该成家了,给你说个媳妇吧?"
  
  黑伙头″嗯"一声,翠嫂显得十分亲昵地说:″回家给咱婶说一声,炸两篮油果子,再称几斤鸡蛋,"翠嫂仔细看着黑伙头,继续说:″她啊,长得大高婆娘,俩大眼,黑展展的,一条大辫子,中不?"翠嫂又拿眼瞅他。″中"黑伙头满脸羞涩不敢和翠嫂对视。翠嫂又说:″咱可说好,你可别嫌弃人家,我觉着你两很般配。″″嗯"黑伙头有些激动。翠嫂便把声音提到高八度说:″她就是长了四条腿!"直到这时伙头这才明白翠嫂是拿他开涮,编着空儿骂他。黑伙头顿时满面羞愧起身躲得远远的。引得一群做针线的女人哄堂大笑。她们却不知这句玩笑深深刺痛了伙头的心,伙头拿眼望一下不远处的一头大黑驴,拴在树桩上,浑身黑呼呼的,糙糙毛毛,垂头搭拉脑的,两只眼角布满眼屎,下唇一边歪着,显得真是肮脏。他想或许翠嫂嘲笑他像那头驴。黑伙头随着年龄增长更加自卑。生产队那会儿,别管吃好吃赖,或穷或富,社员们干起活来情绪十分高涨。那年三伏天,队里搞高温积肥,土堆堆得像小山一样,垫起了一个长长的跑道,用力车还住土堆顶上盘土盘草皮,三个男劳力编一班,实行包工。人啊拉着重车哇哇叫着住士堆顶上冲。黑伙头与人搭班,腿像灌铅一样,步子跑不快迈不开,让人更可气的是,冲到半坡上正是需要齐心合力的时候,伙头猛然丟掉拉绳,蹲下去系鞋带,这下可好,车子倒了下去,掌把人拽不住,车子脱手而去,力车负着重带着惯性,箭头一样朝下冲去,把正在下面平路的队长一下撞出一丈开外,当场昏死过去。
  
  那年月队长就是土皇帝,迎逢巴结的人居多,队里保管员八赖子,会计老纠看到了黑伙头的行为,当场围住黑伙头拳打脚踢,用绳捆了押到大队部关了起来,准备第二天游街示众。黑伙头有个堂哥,当时不在现场,一听堂弟被抓,听说是八赖子干的事。他的外号叫转眼(二百五),于是一路骂着闯进大队部,见堂弟被关着,有两个民兵拿着枪看守,有气没处撒,上去照着民兵就是几个耳刮子。逼着他们放人,如果不放人,就杀他们个门门绝户,转眼的名声在村里转得出了名,民兵们哪敢碰他,硬着头皮放了伙头。然后他们造了个假现场,说黑伙头侍机跑了。黑伙头这一跑就是四十年,半个人生,四十年没有音信,这一回来,简止就是一场大的新闻。村里所有听到消息的人都朝村口跑去。
  
  村头那棵古老的合欢树下坐着两个人,黑伙头还是那副又黑又大又高的身板,依然如故的坚挺,只是一张又黑又长的脸布满横七竖八皱纹,乱糟糟的灰白头发和胡须写满苍桑与艰辛,由于天热缺水的缘故,他的乌黑的嘴唇裂着血口子。他的屁股下垫着一捆鸡叨似的破棉被。他的面前站着一个女孩子,看年纪最多十五六岁。这个女孩短短的头发是用剪刀刚剪过的,显得长短不齐。脸蛋上结满一层厚厚的灰泥。一脸呆痴,一条木红色的裤子比抺刀还要油腻,一件翠绿的上衣,己被汗水浸蚀,结着白花花的盐渍。女孩子冲低垂的树枝上掐了一朵合欢花,望着花儿痴痴地笑着。两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十分难闻的气味。八赖子一瘸一拐的扒开人群,望着黑伙头,好象见到了八辈仇人:″黑伙头,你当年畏罪潜逃还敢回来,现在又拐带妇女,你真是不要命的东西。"村里最会祸事的女人,外名叫花棒槌的长了一张最毒的嘴,这会儿又来了:″咦!这就是黑伙头啊?像个非洲人,别看人样子赖,还怪骚胡哩!这是从哪里拐人家的傻闺女,你瞧瞧!你瞧瞧你一个老梆子作践一个小闺女,就不怕老龙抓了你!你就不怕坏良心?娶这么个小闺女当媳妇,爹不象爹,爷不象爷的……呸呸!恶心死个人!"
  
  花棒槌正喋喋不休地数叨着,黑伙头的门宗侄子蛮強这时也挤进人群,刚好听到花棒槌正胡言乱语,他并没有发脾气。蛮強与他爹不一样,一身正气,人忠厚老实。说话办事挺顺人心,县里乡里都很看好他的人品,几次动员他出任村长。他总是谦虚说自已没帅才不能胜任,在村里办起了服装厂,解决了一百多人的就业问题。当他听说他黑伙头叔回来了心里很是高兴,他爹曾多次给他讲起黑伙头,当他看到眼前的伙头叔,跟他想象中的人一模一样。他爹说,只要是他门宗的人穷也好,富也好,连着筋就是亲人。蛮強听到花棒槌说他亲人的坏话,他也不想和这个没素质的女人一般见识。就咳了两声以示制止,花棒槌一见蛮强,自知自己说错了嘴,对着身边人挤挤眼,伸伸舌头,作个鬼脸急忙钻出人群。八赖子自顾嘴狂,却忽视了黑伙头是蛮强门宗的亲人。他也只有掂腿就遛的份。
  
  蛮強站到黑伙面前跟他打招呼:″叔,我是你铁锤哥(转眼)的二儿子,叫蛮强,听说你回来了,我爹让我来接你。"黑伙头待了半天之所以一直没有进村,是见村子变化太大,座座楼房排列整齐,街道水泥路面宽阔笔直。当年他离开村子的时候,村里人家住的是破烂不堪的草房,眼前好多住宅那时还是耕地,现在村子的住户多出了一倍。他要找到自家的老院还真不知从哪里走起。这一见有了侄儿来接迎,真是激动得要掉眼泪,他忙起身,却是找不到话题。蛮强又指了指傻女问:″叔,这就是我婶?"
  
  黑伙头一听问,显得很是羞涩的样子,拿一只大手直搓腮帮子,却说不出半个字。黑伙头来到自已的老宅,四十年的变迁,早己找不到当年的影子,爹娘双方归西。原有的三间草房早己坍塌,满院荒草凄凄。幸好有门宗人的情份在,出力出资帮他搭建了两间简鄙的住室。好歹总算有了个家,黑伙头还没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派出所就找上门来。说是有人举报他拐带妇女,非法姘居。黑伙头和傻女人被一并带到派促所去询问。民警自然要问傻女人姓啥名谁,哪里人氏,年龄几许。可黑伙头对这些个一问三不知,只说傻女人是从湖北燕子脊带回来的,她是老板的女儿,老板是广西人。因包鱼塘赔了本,欠着伙头三年工钱没给,就把一个傻女儿送给黑伙头作妻。派出所派两名民警去了湖北燕子脊,调查结果,黑伙头所说的全是事实。派出所长听了后直挠头,寻思,不知道傻女姓啥名谁,年龄多大,家在哪里,没法作出处理结论,更何况又找不到广西老板的踪迹,干脆,要么把黑伙头遣回原籍,要么让黑伙头办个迁回手续,催促黑伙头领证结婚。黑伙头被免除监视,几经周折才把户口迁回,接下来是黑伙头每天一只手背着袋子,一只手牵着傻子,沿大街小巷捡拾废品。隔段时间人们突然不见了黑伙头和傻子,传言沸沸扬扬的,没过几日却见黑伙头一个人回到村里。有人说黑伙头出门在外一不小心走失了傻子,又有人说黑伙头三年工钱换个傻女人,觉着亏本,又跑外面把傻女卖了出去。花棒槌的推理更充满一股血腥味,她说某个地方一妇在田里浇玉米被人挖了肾,又有哪里一个男人在侧所里被取了肝,哪哪有人被剜了眼珠子。闲言碎语说东也好,说西也好,一点也没影响黑伙头过日子。一天县委书记来村里搞调研搞精准扶贫,看到伙头的两间扎扎绑绑的棚子问是咋回事,听村支书汇报后,县委书记把个乡长村支书一顿好批。责令在一月之内必须为黑伙头建造两间宽敞明亮的房子。
  
  冬去春来,一年有余,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黑伙头领着傻女回到村里。这真是一个靓瞎眼的事。傻女人不傻了,穿着时髦,发型讲究,背个小包也是名牌的。这个时候人们才得知,是黑伙头一年前送傻女到北京精神病院去冶疗,傻子病情得到痊瘉。家中有了正常的女人,黑伙头的日子红火了,院子里养了小狗,养了些小鸡,家里添置了两张沙发床,彩电,冰箱,冼衣机,家里也有了窜门的女人们,黑伙头闲下来,坐在沙上跷着个二郎腿,家里女人给他端茶倒水,喝着茶看着电视。这就是他有了女人以后的幸福日子。
  
  可是好景不长,一个早晨,黑伙头家的女人哭得惊天恸地。惊来了半个村子
  
  的人,一问才知道黑伙头不告而辞。这件事情很快得到证实,黑伙头去乡里退掉了补助建房用掉的五万元人民币,又去他转眼哥哥家给哥嫂两万元钱,说这一走永远不回。有人劝慰黑伙头的女人,说八成是伙头迫于经济危机,为养家糊口,才走了出去。伙头的女人从枕头下拿出一本存折,还有拉下的护照,还有一本笔记,蛮強一看才知道才知道黑伙头那些年漂洋过海,在异国他乡拼博十年有余,建筑,割胶,装卸出尽了苦力。在湖北养鱼只是后来的事。人们这才明白黑伙头为什么能够支付这么一笔昂贵的医药费。人们又看到黑伙头女人写在床头的一段文字。
  

  黑伙头,我曾合欢一生只嫁你一人,我让你知道,我叫曾合欢,广西半岭下人,现年十八岁,汉族,高中毕业。常受继母虐待……你给了我新生,我一生做你最好的女人。曾合欢是个痴情女,一连几日茶不饮,米不进,呕吐,腹泻。蛮强夫妇要送曾合欢住院就医,花棒槌说合欢像怀了身孕,蛮强夫妻二人满心欢喜,就陪着合欢去医院作彩超,检查身体。村里的一些女人们,闲得没事可做,专等一场最新的新闻。蛮強从医院回来车没停稳!一群女人们齐围了过去,蛮强把一纸彩超报告单扔给了花棒槌。这花棒槌一看,嘴张得像吞了个热糖丸子,惊叫:″啥!啥!曾合欢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作者简介:侯四岭,周口市作家协会会员,河南商水人。有多篇作品发表于报刊,网络,热爱文学艺术,对文字有着炽热的追求。

作者:侯四岭 来源: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农村农业农民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3 www.ncnyn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农村农业农民网是农村农业农民杂志社(三农杂志社)主办的省级涉农新闻网站,以解读三农政策、农村经济报道、农业资讯传播和经济服务为主要发展方向,是目前河南省唯一的三农新闻网络媒体,致力于打造“最具权威性的三农政策网站和最具影响力的互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