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y文章管理系统默认广告,请到后台广告管理中修改

什么是命运

时间:2018/7/6 1:18:03

  核心提示:【我们对当下的大人、成功人物多以为其命定,但对历史人物,又多承认其努力之功,这是我们未曾深思的矛盾。】因为社会转型的特殊性,导致年轻一代人的生存“压力山大”,社会风气推波助澜,影响所及,很多人也以为人...

【我们对当下的大人、成功人物多以为其命定,但对历史人物,又多承认其努力之功,这是我们未曾深思的矛盾。】

因为社会转型的特殊性,导致年轻一代人的生存“压力山大”,社会风气推波助澜,影响所及,很多人也以为人生命定,社会有“超稳定”结构。曾经遇到年轻朋友诉苦,他们说,就连村里的老人也不相信“勤劳致富”“知识改变命运”一类的话了。社会流行的是人生身份地位的形格势禁,流行的是“啃老”“拼爹”“高富帅”一类的宿命词汇,就连学者出书也会使用“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一类的书名……如果我们上溯半个世纪前的“血统论”: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如果我们追溯中国的王朝社会的劝世打油:命中只有八分米,走遍天下不满升;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可以说,我们对命运的理解仍是中国人或人性的一个难题。

但墨子在命定论面前的态度是坚决的,他的思想中即有“非命”一说。无论人们怎么说,“命富则富,命贫则贫;命众则众,命寡则寡;命治则治,命乱则乱;命寿则寿,命夭则夭”。一切都得听天由命。墨子斩钉截铁地说,强(努力)即命运,“强必富,不强必贫;强必饱,不强必饥”。这也是老子说的,知人者智,自胜者强。

即使墨子为算命先生算计,他也仍有强大的逻辑和心性坚守自己。有一次,他要到北方的齐国去,遇到了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告诉他,“帝以今日杀黑龙于北方,而先生之色黑,不可以北。”墨子不听,结果到淄水过不了河只好返回,算命先生说,“我就说今天不宜于北行嘛。”墨子嘴硬:“若用子之言,则是禁天下之行者也。是围心而虚天下也,子之言不可用也。”(如果按你的意思,那就天天不能出门了,这不是要禁止天下人相互往来吗?你这种违背人们正常意愿,将导致天下荒无人迹的鬼话,我是肯定不会采纳的。)

墨子的“非命”有一套完整的表述。其中一个经验式论证道出了我们习焉不察的感受,那就是,我们对当下的大人、成功人物多以为其命定,但对历史人物,又多承认其努力之功,这是我们未曾深思的矛盾,稍加追究,我们就明白命定论的荒唐。墨子说:“列士桀大夫,声闻不废,流传至今,而天下皆曰其力也,必不能曰我见命焉。”这些名士和大夫能名声长存,流传至今,天下人都说这是由于他们自己努力的结果,必定不会说是由他们的命运所决定的。

墨子说:“夫安危治乱,存乎上之为政也,则夫岂可有命哉?”意思是,国家的政治清明,国家就会兴隆;国家的政治昏暗,国家就会衰落,这根本不是什么“命运”。墨子还说:“命者,暴王所作,穷人所术,非仁者之言也。”意思是,残暴的统治者编造出命定论的谎言,然后在劳动人民中传播,使劳动人民相信命运,从而巩固其统治,这是一种欺骗的行为。

不少人说墨子的非命是对当时的命定论的反抗,是对儒家学说的反抗。儒家确实对命运抱有一种达观的态度,孔子明确地说,五十而知天命;孔子还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但孔子乃至后来的孟子、荀子都对命运抱持积极的态度,这跟墨子的态度一样。孔子明确,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孟子说,吾善养吾浩然之气。荀子说,人定胜天。……只是这些先儒或原儒的精神在实践中式微,他们对命运的某种认可也为后来者利用,如孔子说,唯上智下愚不移;孟子说,莫非命也,顺受其正。而子夏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更为小人儒或腐儒上场造势,他们把知命、完命、尽命、改命等庸俗化了。以至于后来的曾国藩等人都低头感慨,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人九交贵人十养生……

我们当代人对命运仍停在经验层面,对先哲的思考和实践视而不见。自然,科学领域里的成果和命题,也不在我们的视野之内,我们很少了解,生命的起源、智能的结构仍是科学家探索的命题。在科学尚无结论的地带,我们似乎还没有证据去断言或大言欺世:人的命,天注定。一些人甚至认为官二代富二代注定为官为富,学二代为学,明星二代继续做戏子明星……这是一种情况,还有一种宿命是,一为文人,便无足观。民众的看法是,一旦读书,就迂腐成了书呆子。我们现在也是有如此感慨,那些多读了几本书的博士、学者、教授,摆脱不了寒酸气,四肢不勤,五谷不分……那些农民子弟有小农意识……但是,这类命定的格局,在先哲那里也是可以打破的。

墨子以自己的人生实证了这一点。他本是儒门子弟,但墨子显然没有中了“儒门”的毒,人们都承认他叛出儒门,不仅跟孔子分庭抗礼,也大大校正了儒门的不足。

儒门的淡泊并非一般人能够理解,因为学儒可取功名富贵,故我文化中人对儒门趋之若鹜,只有少数人能够理解儒门的本质或格局。千百年后,王安石还想以变法、振兴儒家自居,但张方平告诉他,赶超孔子的圣贤并不少,“江西马大师,汾阳无业禅师,雪峰,岩头,丹霞,云门是也。儒门淡泊,收拾不住,皆归释氏耳”。这话让目高于顶的王安石欣然叹服。……但是,即使这些一流的高僧大德,仍跟儒者处于相当的高度,尚未能像墨子那样,不仅同高,自作元命,而且补益,不依傍前贤地自铸伟辞,另开天地。

因此,我们可以理解墨子那样的贱人,能够自信、中气十足地说,执有命者,此天下之厚害也。他认定命由心生,命由力成。这种对人生社会的乐观自信,也只有启蒙运动以来的口号可与之相比,如英国人说,人是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俄罗斯人说,做一个人多么骄傲!德国人说,人是目的!

作者:余世存 来源:中国科学报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农村农业农民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3 www.ncnyn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农村农业农民网是农村农业农民杂志社(三农杂志社)主办的省级涉农新闻网站,以解读三农政策、农村经济报道、农业资讯传播和经济服务为主要发展方向,是目前河南省唯一的三农新闻网络媒体,致力于打造“最具权威性的三农政策网站和最具影响力的互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