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y文章管理系统默认广告,请到后台广告管理中修改

辉县常村“征地方式”调查

时间:1/15/2015 2:42:16 AM

  核心提示:国家对耕地实行特殊保护,特别是基本农田,无论征用多少,都必须经国务院批准。依法治国,首先要求当权者守法、护法,千万不要故意违法    2013年3月,一个总投资13.5亿元的大型液化天然气项目,征占了...

  国家对耕地实行特殊保护,特别是基本农田,无论征用多少,都必须经国务院批准。依法治国,首先要求当权者守法、护法,千万不要故意违法
  
  2013年3月,一个总投资13.5亿元的大型液化天然气项目,征占了河南辉县市常村镇499亩耕地。但时至2014年末,两米多高的水泥和不锈钢围栏里的这片耕地,尚有约三分之二面积被荒草覆盖着。
  面对荒弃近两年、征而未建的土地,最痛心的莫过于曾经的承包村民。常村镇常东村第八村民组的郭树海和郭学祝两家人总共有10多亩地位于其中,他们自始至终不同意政府一纸《通知书》就决定的征收补偿办法,也拒绝领取补偿费用。可他们阻止不了自己的承包土地被征用圈占,一年多来信访无果,上诉无门。

  面对被违规征占的承包地,两位村民既愤怒又无奈

  
  政府的征地“招数”
  “我们常东村有2000多口人2000多亩地,现在卖得只剩下200多亩了,村民组账上有3000多万元钱,被村支书郭后军把持着。这几年为了征地,一些村干部基本上把办法都想绝了,你不同意,先找你的亲戚、朋友啥的,通过关系给你压力,没有关系的就通过各种手段,反正要想方设法让你同意。最可恨的是,为了让两个残疾人同意,他们竟以取消低保相逼,2011年村里曾有代表因为不同意征地被关在镇政府大院被不明身份人员暴打,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啊!”2014年11月28日,56岁的郭树海接受记者采访时声音颤抖,似乎强忍着悲愤。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孙振魁律师:上述这些手段如经查证属实,轻者违法,重者犯罪。就拿“两个残疾人被以取消低保”来说,残疾人是弱势群体,国家和社会理应给以更多的关怀。非法卖地已经侵犯了他们的合法权益,他们有权依法抵制。若因此而取消他们的低保,还是人民政府吗?
  再说“村里曾有代表因为不同意征地被关在镇政府大院被不明身份人员暴打”一节,这涉及两个法律问题:其一,非法拘禁。轻者负行政责任,重者负刑事责任。其二,故意伤害。不管这些施暴者是什么人,也不管他们是不是受镇领导的指使,只要伤害是在镇政府大院内发生的,镇政府与镇领导都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一般来说,镇政府承担民事责任,镇领导及有关人员承担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
  郭学祝家里原有约10亩地,自2008年开始,因为村里要建砖窑厂、垃圾场,7亩多地或租或征,陆续被占用。“剩下的这3亩多地,2012年就说要占,我不同意,结果在2013年3月份的一个晚上,镇上和村里合伙,偷着用铲车把地给推平了,当时地里还长着刚返青的麦苗呢!”面对记者,郭学祝气愤地说。
  一份由常村镇常东村村委会于2013年1月25日向郭学祝下发的《通知书》内容如下:
  为加快我镇经济快速发展,经招商引资的升辉特种设备厂将入驻我镇,按规划要求,我村南地耕地约250亩,已按照增减挂钩项目批准用地。因你户承包的土地3.14亩在此范围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相关法律规定,通过“四议两公开”工作程序,经村两委研究、党员会议、村民代表会议表决,决定将你户承包的土地进行征收补偿,征收补偿分两种方法:一是一次性补偿法,即每亩按14250元一次性补偿到底,以后任何优惠政策不再享有;二是分年度补偿法,每年按7.2%计息进行补偿(即每年每亩1026元)。不同意征收补偿的,将你户的土地予以调整。望接到此通知后七日内到村委会办理相关手续。因逾期产生的法律责任,自行承担。
  孙振魁律师:根据国务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征地方案经依法批准后,应当将批准机关及文号、征地用途、面积、范围及补偿标准等事项在被征土地的乡村公告,听取被征土地的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对补偿有争议的,由县级以上政府协调;协调不成的,由批准征地的政府裁决。
  根据这一规定,被征地的村民至少有两项重要权利:一是知情权。包括征地程序是否合法(如不合法,就是非法占地,农民当然有权抵制)、土地用途、补偿标准等。二是争议权。土地是农民集体所有的,这个组织的成员都是共有人。如果补偿标准过低,他们当然有争议权,就像买卖的双方有协商价格的权利一样,协商不成,政府应当居中协调、裁决。而该村委会仅以一纸《通知书》就把农民的法定权利全剥夺了,显然违法。
  这份加盖有“辉县市常村镇常东村村务监督委员会”公章的《通知书》,郭树海也接到了,他家被征收的土地有7亩多。“征地的事村里没有正式开过全体村民大会,一般都是群众代表、党员开会一说就算同意了,什么样的意见村支书事前已经和他们说好了。我没参加过这样的会,也一直不同意这样的征收补偿办法。说起来可能没人相信,我大儿子大学毕业后在辉县一所中学教书,十几年前他和别人因为口角打过架,打伤了人,当时经派出所调解,我们给了人家经济补偿,双方也签订了协议书,不再追究。这次征我们家的地,村里和镇上看我态度强硬,竟然把这件事又翻出来,说以前只谈了民事赔偿,这回要重新做伤情鉴定,追究我大儿子的刑事责任,还要停他的职。我没办法就先不告了,先低头吧,保住儿子的工作要紧。但我到现在也没有领一分钱的补偿。”郭树海告诉记者。
  孙振魁律师:郭树海的儿子和别人打架的事,既然当时经派出所调解过了,证明派出所的调解是合法的,郭的儿子没有构成犯罪。退一步说,就算当时受害人确实构成轻伤,对致害人最高可判三年以下的刑罚。但《刑法》第八十七条规定:“法定最高刑为不满五年有期徒刑的,经过五年就不再追究刑事责任”;此事已过十几年,镇领导凭什么追究致害人的刑事责任?
  
  无可奈何的“抗争”
  征占常东村约250亩耕地的“升辉特种设备厂”全名叫“河南升辉特种装备有限公司”,据说项目建成后,日产60万方液化天然气。2014年11月28日上午,记者在郭树海和郭学祝的带领下前往他们所述说的征地现场。透过两米多高的围栏记者看到,除了一排蓝顶厂房和几个圆柱形罐体,整个项目区有近三分之二的土地上荒草疯长,没有任何施工迹象。
  “已经荒了快两年了!这里原来都是我们村的好地块,连片成方的,为了这个项目,镇政府2012年秋天就组织过几百人的防暴队强行推占了60多亩耕地,当时有的玉米苗都长得齐腰高了。据说公司赔付的用地款是3.8万元一亩,可到我们村民手里咋变成14250元了?就是到现在,我们常东村还有15户村民没有领取征收补偿款,村里也没有给我们调地。”郭树海说。
  一年多来,不同意征地的常东村民没有停止过维护自身权益的行动。郭学祝告诉记者:“2012年征地时我们不同意,几十户村民代表去辉县市委信访办反映问题,一个姓秦的副市长出面,说是可以给我们调地,后来我们回家等,结果等到的是那个征收补偿通知书。无奈之下,今年4月份,中央巡视组来河南的时候,我们十几户人家写了联名的反映材料;10月中旬,河南省委巡视组到新乡,我们又去反映。”
  郭学祝说,他也想通过正常的法律渠道来讨要说法,他曾在辉县市找过几个律师事务所,但律师们一听说是征地的事,都连连拒绝:“不敢给你写诉状,法院开过会了,凡有关征地的诉状不能乱写。”
  
  如此说法
  11月28日上午,常村镇党政办主任李宏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升辉特种设备厂占的地,是省政府批的“增减挂钩用地”,镇上通过召开村民小组会议,执行统一的补偿标准,有村民不同意补偿方案的问题是存在的。对于国家补偿每亩3.8万元而村民实际只领到每亩1.425万元的问题,李宏睿作了解释,他说:“国家规定的土地补偿是地区区别定价,没有统一标准,有关法律规定,补偿标准一般分成两块,一是土地补偿费,二是村民安置补偿费。其中村民安置补偿费是全部补偿费用的十六分之六,是给村民个人的;其他的十六分之十是补给村集体的,也就是村民小组。《土地法》就是这样说的。有的村民不同意被征地,可这是村里开会决定的,他们村里有会议记录,有村民代表签字,村委会应该有这个决定权吧?村集体把这笔钱运转,本金不动,利息要么投资要么存起来,给农民到年底分红。既然村民大会同意了,形成决议了,按这个走好像没啥毛病。”
  孙振魁律师:这位李主任对法律的理解不够全面。按照《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土地补偿费为被征地前三年平均产值的六到十倍;安置费为四到六倍,但最高可达到十五倍。《河南省土地管理法实施办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征用耕地每亩安置费的标准为:人均耕地一亩以上的,按被征地前三年平均产值的四至五倍;一亩以下半亩以上的,按六至九倍;半亩以下的,按十至十二倍,最高可达十五倍。常村镇常东村最后一次被征地前,人均耕地已在半亩以下,安置费的标准应高于土地补偿费。
  还有李主任认为“村集体把这笔钱运转,本金不动,利息要么投资要么存起来,给农民到年底分红,这个也没啥毛病”。其实这种说法有大毛病:这部分钱本来就该属于土地所有人的,你村委会把它存起来,到年终再给农民分红,是把利息全分给农民还是分一部分?
  关于“升辉特种设备厂”的用地手续问题,李宏睿强调这个液化气项目是辉县市的重点建设项目,用地手续由该项目的投资公司负责办理,他电话联系后会给予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无消息。记者随后分别前往辉县市国土资源局和新乡市国土资源局采访,均被推诿,不给予明确答复。仅常村镇国土所负责人电话回应称,目前河南升辉特种装备有限公司所占耕地还没有被依法征用,而是被先行使用。
  孙振魁律师:国家对耕地实行特殊保护,特别是基本农田,无论征用多少,都必须经国务院批准。不管是哪一级的建设项目,耕地没有征用就先行使用,这就是非法占地。依法治国,首先要求当权者守法、护法,千万不要故意违法。
  其实,很多时候农民并不大关心政府违法不违法,而是更多的关心自身利益。比如本案,用地单位给农民的补偿费为每亩38000元,而村委会的《通知书》中则变为“每亩按14250元一次性补偿到底,以后任何优惠政策不再享有”。要是这样,则每亩中的23750元就被无端剥夺了,试问:若不是被逼无奈,谁能接受?要是政府能及时纠正村委会的不当行为,保障农民的合法权益,想必这种久访不决的事件早就结束了。
  

作者:本刊记者 梁金朋 卞瑞鹤 来源:农村农业农民新闻网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农村农业农民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3 www.ncnyn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农村农业农民网是农村农业农民杂志社(三农杂志社)主办的省级涉农新闻网站,以解读三农政策、农村经济报道、农业资讯传播和经济服务为主要发展方向,是目前河南省唯一的三农新闻网络媒体,致力于打造“最具权威性的三农政策网站和最具影响力的互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