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y文章管理系统默认广告,请到后台广告管理中修改

盘点2013年农产品安全事件

时间:12/26/2013 8:44:11 AM

  核心提示:编者按:  如今,农产品质量安全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的重大话题。如何从源头上做好监管防控已成了各级政府和企业的重要责任。  又是岁末,本刊特地盘点了2013年发生的主要农产品安全事件,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

  编者按:
  如今,农产品质量安全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的重大话题。如何从源头上做好监管防控已成了各级政府和企业的重要责任。
  又是岁末,本刊特地盘点了2013年发生的主要农产品安全事件,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进一步引起消费者、生产者,以及监管部门的重视和警示,共同肩担维护农产品质量安全的责任,以保护我们的生命线。


  新西兰毒奶粉事件
  1月25日,新西兰第一产业部官员证实,在新西兰乳制品巨头恒天然集团的奶粉样本中,被检测出低量双氰胺,经调查发现,大约有500个新西兰农场使用了含有双氰胺的化肥,用于促进草的生长。尽管据称这些残留物不会影响食品安全或导致健康问题,但还是让不少通过代购、海淘等方式大批购进新西兰奶粉的妈妈们“抓狂”。
  而后,新西兰第一产业部声明称,本次检测出的双氰胺“毒性比食盐还低”,民众无需过度紧张。按照欧盟制订的每日摄入限值,拿这次新西兰检出的双氰胺最高值来折算,一个体重60公斤的成人每日要喝130升牛奶或者进食60公斤冲调的奶粉,才有可能达到欧盟限值,如果要导致健康问题还得喝更多。
  虽然新西兰第一产业部最开始的调查认为双氰胺不会造成食品安全问题。但是,后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将双氰胺添加到安全性待检测物质名单,随后双氰胺的安全性遭到质疑。
  据了解,包括明治、雅培、雅士利、美赞臣、惠氏等国际品牌均涉嫌从恒天然进口原料。在中国市场上,安怡中国和安满品牌均是恒天然完全掌控下的品牌,国内半数以上的烘焙连锁店选用其旗下的安佳乳品。
  
  石家庄注水牛肉事件
  1月底,据央视报道,记者在石家庄市最大的几个牛肉批发市场调查发现,这里卖得最好的当地产生鲜牛肉,看上去没有什么区别,但价格每斤却差六七块钱。原来,这里牛肉的价格是按照注不注水、注了多少水确定的,甚至连注多少水卖什么价位都有一套约定俗成的“标准”。
  一名摊主说:“不打水是不打水的价,打水是打水的价……价格低了,打水打得大,加药加得多。”采访中,一位摊主的话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记者随后对石家庄最主要的两个生鲜牛肉产地无极县谈下村和高头村进行了暗访。
  虽说有定点屠宰的规定,但记者发现,这两个村的牛几乎都是在自己家里屠宰,随处可见一些院子外墙下堆放着混着血水的冰块。与私屠滥宰的火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县里唯一一家生牛定点屠宰厂门可罗雀。
  据悉,石家庄商务局、畜牧局、工商局今年年初开始一场名为“暴风”的打击私屠乱宰专项整治行动。然而,这场整治行动的实际效果并不理想。“暴风”还没来,无极县的屠宰户们就已经闻风而动。
  屠宰户的一句话,道出了私屠乱宰、注水牛肉从根源上得不到遏制,屡禁不止的真正原因:“断不了来查的,要个1000多块钱就走了。”按照当地屠宰户的说法,无极县有关部门打击私屠乱宰不过是收点钱了事。
  
  黄浦江死猪事件让人震惊
  3月初,上海市民发现,黄浦江上不断漂来死猪。在黄浦江上游横潦泾段,有人发现,这个一级水源保护地,正在被越来越多的猪的浮尸占据。而上海市自来水厂的取水口,就在不远处。
  3月8日,上海市成立了专门的打捞小组。到3月10日,捞起死猪1200余头,而这,仅是一个开头。又过了两天,至3月12日下午3时,打捞死猪数量接近6000头。这个数字足够让饮用黄浦江水的上海人感到惊骇。饮水安全由此也成为上海的头号话题。
  上海市农委3月11日披露,上海市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实验室从死猪内脏样品中,检测出猪圆环病毒,该病毒为已知最小的动物病毒之一,对各个年龄段的猪均有较强的宜感性。而令人沮丧的是,此病无有效的治疗方法,感染病毒后的猪,病死率很高。
  这则消息无疑给黄浦江饮水安全敲响了警钟。随后,尽管上海市每天发布消息,证明黄浦江水质检测属于安全范畴,以澄清疫情传闻,但这也仅仅把上海人的恐惧转变成恶心。
  上海方面强调,在上海本地,未发现向黄浦江丢弃死猪的现象,暗示这些死猪系顺流而下漂至上海。同时,死猪耳朵上的“耳标”,把死猪的来源地指向了上游80公里外的嘉兴。
  2012年11月,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几名非法屠宰场收购死猪,并加工、销售死猪肉者判无期徒刑。此案在当地引起轰动,三个无期徒刑,震慑了危害食品安全的违法犯罪,同时也扼断了死猪回收加工的流通链条。
  黄浦江死猪事件令人震惊,一个疑问也随之而生:死猪无害化处理跟不上养猪业步伐已有时日,那么,在大量死猪被抛尸河中之前,那些处理不了的死猪去了哪里,莫非流入市场变成人们的腹中餐?
  
  农夫山泉质量门
  3月,农夫山泉“有点烦”,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农夫山泉先后被曝出喝出黑色不明物、棕色漂浮物以及“水源地垃圾围城”等消息。号称“大自然的搬运工”的农夫山泉接二连三地陷入“质量门”,令消费者心头上蒙上了一层阴影。
  媒体报道指出,3月8日,消费者李女士投诉称,其公司购买的多瓶未开封农夫山泉380毫升饮用天然水中出现很多黑色的不明物。发现这些水中的黑色不明物后,消费者李女士曾与农夫山泉联系,但是农夫山泉坚称产品合格的做法让其很气愤,也并未解答其黑色不明物究竟是何物的疑问。
  对此,农夫山泉3月15日通过其官方微博发表声明表示,3月22日有消费者反映农夫山泉丹江口工厂生产的部分瓶装水中有细小沉淀物。获悉后,农夫山泉将产品送至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检测结果显示,其符合国家标准的各项安全指标。
  农夫山泉强调,含有天然矿物元素的瓶装水在运输储存过程中,有时会受到温差等影响而析出矿物盐,并不影响饮用,亦无安全问题。农夫山泉还称,若消费者仍对此有疑虑,将予免费更换。
  从4月10日开始,《京华时报》就用多篇幅、多版面报道农夫山泉的桶装水不合标准。农夫山泉则表示,指责其水质不如自来水是无稽之谈;他们列出早前在美国所做的水质监测报告以证清白。
  京华与农夫之间的是非问题,一般人很难骤然做出准确判断,但论战过程中暴露的许多乱象却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令人费解的是,国家安监和质检部门在论战中几乎完全失语。农夫山泉的水到底符不符合标准,应该通过权威部门的检测,凭证据说话。其次,作为媒体,《京华时报》自己也经营桶装水,这就与农夫山泉在客观上构成竞争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去揭露对手,难免给人以诋毁竞争对手的口实。
  
  山东毒生姜事件
  5月4日,央视《焦点访谈》曝光山东潍坊峡山区的生姜种植户明目张胆滥用一种名为“神农丹”的剧毒农药,严重危害食用者的身体健康。当地种植户称,凡是用了“神农丹”的生姜自己都不吃,自己要吃的生姜就不用药。此外,当地还存在一种现象,就是外销(出口国外)与内销(内地销售)的生姜的品质管理完全不一样,对外出口的生姜管理得相当严格,而对国内销售的生姜却是基本不管。
  在3天的时间里,央视记者走访了峡山区王家庄街道管辖的10多个村庄,发现这里违规使用剧毒农药神农丹的情况比较普遍。田间地头随处可以看到丢弃的神农丹包装袋,姜农们都是成箱成箱地使用神农丹。
  中国北方最大的姜蒜批发市场设在潍坊安丘市大黑埠村,峡山区紧挨着安丘市,峡山区生产的生姜最后都汇集到这里交易。尽管是淡季,记者看到还是有20多辆货车拉着生姜等待出售。
  中国农业大学理学院院长周志强教授认为,滥用神农丹除了会造成生姜中农药残留超标,还有另外一个危害就是会对地下水造成污染。农民种姜时使用神农丹,通过不断浇水灌溉,会使得大量的农药成分溶解到地下水中。
  其实当地农民对神农丹的危害性都心知肚明,因为使用过这种剧毒农药的姜,他们自己根本不吃。
  专家认为,“神农丹”事件的出现暴露了地方监管的失职,另外,作为农产品“入市”前的最后一道环节,农药残留检测制度不完善,让一些农户使用违禁农药有了可乘之机。但更深层次上,是我国农业分散经营体系暴露出的问题。
  
  福建近40吨病死猪肉流入餐桌
  据《海峡都市报》5月5日报道,在福建漳州南靖县,两名被当地镇政府雇请来负责无公害处理病死猪肉的工作人员,将捡来或以几毛钱一斤买来的病死猪,私自屠宰后,运往湖南、广东等地,最终流向了餐桌。
  此前,台投区警方接到举报称,有人将病死猪寄存在协鑫冷冻食品有限公司的冻库里,警方经过前期部署后,决定抓人。抓人行动并不惊险,三人束手就擒。相关执法人员介绍,经过公安、卫生、农业等相关部门人员进库核查,确认库内还有疑似病死猪肉25吨多,加上被查的这一车,一共有32吨尚未出售。
  漳州市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对库内猪肉和排骨进行抽检,确认该批猪产品基本都是两种病:猪繁殖和呼吸综合征病毒阳性(俗称蓝耳病),伪狂犬病病毒阳性。这两种病均为急性高致死性疫病,传染性强。
  据悉,从去年八九月开始,他们便把捡收来的病死猪制售成病死猪肉。今年1月,他们合作贩卖病死猪并在南靖县靖城镇天口村建了一个6吨的冷冻库,除捡来一些扔在路边的病死猪,还分别以0.1元到0.8元不等的价格大量收购病死猪。他们还在池塘边设屠宰场,雇请3名工人屠宰,再将猪肉和排骨按20公斤/袋的标准包装。
  据三人交代,短短3个月时间,他们已经累计销售近40吨的病死猪肉。警方称,这起制售病死猪肉案案值达300多万元。
  
  樱桃生蛆说引发试验潮
  6月13日,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眼下,正是美味樱桃大量上市的季节。最近,微博、微信等社交网络上出现了不少帖子,称樱桃生蛆,不少微博的转发量都在一两千次。很多网友为了求真,还专门跑去买来樱桃亲自做起了试验。试验的结果基本相同:浸泡盐水后,水里的确漂起了线状小虫子。网友的实验结果经过二次传播后,更加重了人们对吃樱桃的恐慌情绪。樱桃真的能泡出蛆虫吗?对人体到底有没有害处呢?
  果农说,樱桃内有虫,确实有这种情况存在,不过您也别被吓到,这种蛆虫是果蝇幼虫,专门研究果树的相关专家也证实了这种说法,说樱桃里面有虫卵是很普遍的事,即便用水泡过以后,没有出现果蝇幼虫的樱桃里面也很可能会有虫卵。这些卵在樱桃里孵化,从卵成长为幼虫只需一周时间,生长速度很快。不过专家说了,果蝇幼虫对人体是无害的。樱桃内的虫子也不是乱打农药所致,樱桃是农药残留最少的水果之一,之所以有虫子被泡出来,恰恰证明生长中使用的农药少,就像有虫眼儿的油菜一样。
  专家还提醒,买樱桃应该早上买,这时樱桃刚摘下来不久,比较新鲜,出现幼虫的几率少,一旦被保存几天后,虫卵就会因气温升高而孵化。另外,购买后应尽早食用。
  
  南昌“毒皮蛋”事件
  皮蛋,又叫松花蛋或者变蛋,它不仅能增进食欲,促进营养的消化吸收,还有清凉、降压等功效。传统工艺中,皮蛋通过石灰、盐、食用碱等加工出来。
  6月14日,央视报道称,南昌一位业内人士的爆料,许多当地生产的皮蛋使用了工业硫酸铜进行腌制,存在严重的食品安全隐患。
  “记者在该厂区的一个角落看到了来自江西铜业股份有限公司的硫酸铜,其外包装上只写着江铜硫酸铜,并未标注是否是食品添加剂。虽然工厂老板一口咬定袋中的硫酸铜是食用的,且该地区同行业内各企业基本都使用了,但记者采访了江西铜业股份有限公司了解到,现场的硫酸铜是工业级别的,砷、铅、镉等重金属含量较高,根本无法用于食品制作。”央视的报道称。
  根据调查,南昌当地的皮蛋制作企业,确实大多使用了硫酸铜进行腌制,使得皮蛋的制作周期缩短至一个月左右。而在当地超市所售的皮蛋包装上,记者并未看到相关硫酸铜的标注。
  据报道,南昌县年加工禽蛋30万吨,鲜蛋和加工蛋产量最多时占全国市场份额的15%,虽然难以检测皮蛋是用哪种硫酸铜腌制的,但能肯定的是,国内目前还没有一家获批生产食品添加剂硫酸铜的企业。
  该事件曝光后,相关部门紧急行动,30家有生产许可证的皮蛋加工企业当日已紧急停产,无证企业受到排查,涉嫌“问题皮蛋”随即下架。
  
  湖南镉大米事件
  自5月16日湖南攸县3家大米厂生产的大米在广州被查出镉超标后,攸县官方5月21日通报了不合格大米的镉含量范围,披露原稻主要收自当地农户,主要销往广州和攸县本地。
  通报说,根据广州方面的抽检结果,攸县大同桥镇大板米业三个批次抽检不合格,镉含量分别为0.37mg/kg(库存2650公斤)、0.45mg/kg(库存150公斤)、0.51mg/kg(库存2100公斤);攸县高和夏生大米厂一个批次抽检不合格,镉含量为0.36mg/kg(库存500公斤);攸县石羊塘田星大米厂一个批次不合格,镉含量为0.31mg/kg(库存200公斤)。
  在当地生产的大米被广州检出镉超标后,攸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立即展开了调查。要求涉事米厂将问题大米召回和下柜,并责令停业整顿。同时,攸县质监局已对3家问题企业成品库的大米进行监督抽查,并已送至省级法定检验机构进行检验,全面分析产品的质量状况。作为其中多批次超标大米的产地,湖南攸县和衡东县通报称,涉事米厂手续齐全,周边10公里内没有重金属企业。质监、工商、粮食等职能部门也做到了严格执法和履行职能。
  生产环节如无污染,是不是原稻的问题?但这些原稻均收自当地农户,当地环保部门称该流域监测,并无镉超标。
  污染大米的镉从何而来,多位专家表示,土壤镉污染主要来自采矿、冶炼行业,工厂排放废气中含有镉,可能会通过大气沉降影响较远的地方。
  
  信阳茶叶农药超标事件
  7月,央视记者就“我国茶叶生产到底是怎样的现状?农药超标是否真的非常严重?”等问题到著名的毛尖茶叶主产区河南省信阳市进行了调查。信阳的茶农说:“现在正是茶叶长虫厉害的时候,如果一家茶园不打农药,虫子就都会被赶到这家茶园,因此这里没有不打农药的茶园。”对于虫害,物理杀虫的方法不是没有,但是却因为价格昂贵,茶农情愿选择农药。因此,信阳当地茶叶农药专卖店比比皆是。而茶叶销售商说:“由于农药茶价格比其他茶叶便宜近一半,这里专门有人就收购农药茶包装后,高价销往外地。农药茶在当地市场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茶农也说:“我们都喝纯茶。没打过农药的。打完药喝得少,都不敢喝。卖了是人家喝,谁要买谁就喝。”

  这次事件主角为信阳主要产茶地浉河港乡。然而,这也是信阳毛尖集团的原料产地之一,这不仅引起消费者质疑,赫赫有名的龙潭茶和五云茶也难幸免被农牵连其间。据媒体报道,该地区400~1000元一斤的高山产的大山茶鲜有农药残留;而每斤价格在20~300元之间的小山茶和田改茶多有农药残留。
  针对媒体报道信阳市茶叶农药残留问题和假冒茶叶问题,信阳市委、市政府及相关部门在第一时间对农资市场、茶叶市场进行了规范清查,对信阳市生产的茶叶进行了抽样检测,结果显示,信阳市茶叶产区无茶园违禁农药销售、茶叶产品无农药残留超标现象,因此,信阳市的茶叶质量是安全的。据记者实地采访证实,信阳大部分高山茶因生长环境不存在严重病虫害,此次农药超标事件又是一次人为事件。
  

作者:本刊编辑部 综合报道 来源:农村农业农民新闻网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农村农业农民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3 www.ncnyn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农村农业农民网是农村农业农民杂志社(三农杂志社)主办的省级涉农新闻网站,以解读三农政策、农村经济报道、农业资讯传播和经济服务为主要发展方向,是目前河南省唯一的三农新闻网络媒体,致力于打造“最具权威性的三农政策网站和最具影响力的互动平台